伸缩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伸缩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童书该不该有性别

发布时间:2020-07-13 11:39:51 阅读: 来源:伸缩门厂家

出版商从家长购书偏好发现了儿童性别教育观念的变化。

诗人惠特曼曾说:一个孩子向前走,他最初看到的是什么,最终就将成为什么。

绘图绚丽精美的童书是孩子们张望这个世界的小窗户,早期的阅读就好比清晨推开窗看到的第一幅景象,那时的画面将永远深植在他们的心底,难以忘却。

中国各大书店中,“儿童世界”总是人气最足的地方。近些年,童书有了男、女版本的细分。无论是封面图像,还是故事内容,两个版本都差异极大,男生版里更多讲述的是英雄故事,而女生版里则多是公主话题。

面对这种新兴的童书分类,许多家长开始质疑,对于性别的过早标签化会否剥夺了孩子们自由的成长环境。

男孩书为何走俏?

一本儿童读物,有性别吗?

这个问题,或许会让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然而,出版商已经将儿童读物包装成有性别区分的产品。传统的观念里,女孩更细腻,喜欢美丽的东西,而男生更勇敢,热爱冒险与刺激。因此,在这些男女分版的书籍中可以看到,女孩版的封面以可爱的粉色为主,内容涉及较多的是仙女、公主、鲜花和蝴蝶;至于男孩版,神秘的蓝色更加吸引他们的眼球,读物内容则以机器人、太空、海盗为主。

以“熊出没”动画片为原型的童书《神州漫游记》就分为“智力通关”男生版和“心理鸡汤”女生版。男生版里面的问题多是“小朋友来数一数篮筐里有几个球”,“你们的桌子是什么形状”,“黑板上有多少个三角形和正方形”等偏理性的东西。而女生版的问题则偏感性,如“哪个小朋友穿得最漂亮呀”,“谁答对就有小红花”,“课间活动跳绳踢毽子”。

童书出版公司“爱心树童书”近日就引进并出版了一套分别为男孩和女孩度身定制的图书:《成为真正的男孩》和《成为真正的女孩》。这是一套图文结合小百科类型的图书,女孩部分介绍了一些:蜂蜜料理,护肤心经,仙女发饰等穿衣打扮的知识;而男孩部分则偏重:骑车安全指南,如何看地图,搭帐篷等逻辑动手能力较强的知识。

图书出版发行之后,“爱心树童书”总编辑李昕发现了一个意外且有趣的现象:男孩版的销量几乎是女孩版销量的两倍。

“原本我们在策划讨论引进这套书的时候,是比较看好女孩版的。因为现在国内针对男孩的类似读物很多,而小女孩的百科类书籍相对较少。”李昕解释道。

后来,李昕将这个现象在QQ家长群里分享了一下,一个妈妈的话或许道破了玄机:尽管在网站的销售页面上明确写着“男女有别,请勿相互传阅!”,但这位家有女儿的妈妈还是买了男孩版和女孩版,并推荐身边的女孩家长也这样购买。另一边,男孩的家长们却只购买男孩版。

李昕坦言,当他们回顾以前出版的童书时,也几乎都是目标定位在男孩的书卖得好,“女孩的家长更愿意让女生多学习一点,不仅会穿衣打扮,也要有逻辑思维,有动手能力。就像我们现在说女生是‘女汉子’往往只是一个中性的表达,但说男生‘娘娘腔’就多少带着一些贬义。”

对此,著有《儿童绘本中性别教育理念的突破——兼论对中国童书出版的启示》等多篇相关论文的南开大学文学院传播学系的陈宁副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很多所谓的‘男性特质’,比如独立、理性、责任、对科技的熟练掌握等,是现代公民都应该具有的特质。因此,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家长们在培养女孩时,并不是仅仅朝着‘人妻’的方向努力,而是力争把女孩培养成‘人才’。这样一来,传统意义上的男生版童书就具有了更大的参考价值。”

而当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男孩和女孩的家长“愿不愿意购买对方性别的图书时”,得到的答案与那位妈妈基本一致。但李昕并不认为家长这样的想法会给女孩造成更大的压力,也并不意味着读书与男孩弱于女生有关系。“女孩往往都比男孩早熟,我们要承认这些生理和心理上的两性差异,起步的时间不一样,不能同时进行比较。”

男版女版惹争议

为不同的读者提供不同口味的产品,本来无可诟病,但不少书籍中体现的对于两性的刻板印象却带来了很大的问题。不少家长认为如果按这样的分类来为孩子选购书籍,本来就感性的女孩可能会变得更加柔弱,而本爱冒险的男孩可能会变得鲁莽。

即使没有男女分版,很多童书也不断地在向孩子们强化所谓的性别意识。《格林童话》里有一群美丽的姑娘:小红帽、灰姑娘、白雪公主、莴苣姑娘。但如果仔细分析,故事的大致脉络基本都是“女孩无脑好骗,男孩拯救一切”。

童书出现分男孩版女孩女孩版的“性别化”市场,李昕表示,已兴起了很长一段时间。她认为,“所有的书都有更适合男性读者或者女性读者的情况存在,例如对于那些缺乏男子气概的男孩就可以去读一些具有男性气质的书籍,我们还是需要有一些具有指导意见的书籍的。”

据了解,男女分版图书的出现离不开“男孩危机”、“男孩女性化”、“中性潮流”等社会话题。不少出版商提出,如今,扭扭捏捏的男孩和言行泼辣的女孩在幼儿园里早已司空见惯,他们只是想通过有英雄气概的童书来教给男孩们正义、勇敢和担当,而用心灵鸡汤式的故事教会女孩以优雅、热情和宽容。

而在李昕看来,那些直接在童书上打上“男生版”和“女生版”的行为,只不过是出版商营销中的一个“噱头”而已,“只是让读者群定位更精准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对于童书是否应有性别划分的话题,一直争论不休。还有不少专家表示,男女生的性格虽有普遍差异,但并不代表他们的兴趣点会大相径庭。

儿童问题专家、童书出版人吴斌荣告诉《新民周刊》:“经过我多年的观察,男孩子也有喜欢童话的,女孩子也有喜欢恐龙、宇宙、探索、飞船的,他们的兴趣有交叉。”

吴斌荣表示,她并不反对出版商的做法,“从出版商的角度来说,按照男女生性别来出一些读物,只是给家长多一种选择,无可厚非,这些产品也是有一定需求的。然而,最主要的选择权还是在家长的手上,就好比去超市买菜一样,超市有权利去提供各种产品,但是你往购物筐里放哪个和你回去怎么烧菜是另外一回事情。”

李昕也建议家长,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还是应该选择孩子喜欢的书。

让书只是书

今年世界图书日上,英国一些家长发起了“童书去性别化”的号召。目前,该活动已经得到了不少出版商、书店、儿童文学家的支持,童书领域的反性别营销队伍不断壮大。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瓢虫出版社曾推出过《女孩最爱的童话选集》和《男孩最爱的故事选集》,但如今,该出版社表示以后将不再冠以“女孩书”或“男孩书”的名称。

陈宁告诉记者,在美国,公共舆论不会刻意将某些特质指认为男性的或女性的,也就是不渲染性别刻板印象。甚至在他们的广告监测法规中严格禁止此类刻板化的语言和描述。而在中国的反斗城(儿童玩具销售商),芭比娃娃会出现在粉色区,该区域被标注上“Girls”。汽车手枪等玩具在蓝色区域,被标注上“Boys”。在美国,玩具同样会被分类,但不会标注男孩区或女孩区。

“我认为值得警惕的不是童书选用了什么色彩、什么性别的主人公,而是童书有没有刻意进行性别价值判断:这样的男孩是好男孩,这样的女孩不是好女孩,男孩应该读这个书,女孩应该读那个书等等。”陈宁说道。

现代社会里,女孩若能变得果断、勇敢一点,会更加符合新时代的要求。而同样,男孩稍微阴柔一点,细腻一点,或许能更加善解人意。对于此话题,吴斌荣在《边过日子边教育——父母教育子女的37个生活细节》一书中有过深入的探讨,她说:“在这个世界上男女共存,只是天生性别不一样而已,没有必要去强化。在大人的世界里面,总是把孩子们标签化了,认为男孩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女孩应该是那个样子的,这都是对天性的扼杀。”

一本好的童书,宣扬的应该是美好的品质,不同性别的孩子可以从中吸取到不同的营养。举例来说,玛蒂娜童书是比利时的畅销童话,至今已有55年的历史,销量已超8000万册。该书主要围绕小淑女玛蒂娜的生活点滴,来展现一个真、善、美的儿童世界,被誉为“小女孩的书本妈妈”。然而,喜爱它的也不仅仅是女孩,很多男孩也爱不释手。

有着“儿童阅读点灯人”美誉的著名作家梅子涵教授就曾告诉家长:“玛蒂娜身上的勇敢、分享、专心、自信等品质,不管男孩女孩,都是需要的。”

童话的另类颠覆

与此同时,一些另类童话吸引了大家的眼球,也引起了不少的争议。这些童话打破了传统的刻板印象,重新定义了“男孩”、“女孩”特质和两性间的亲密关系,带领孩子们从小用更开阔的视角和更包容的心态去面对这个世界。

《奥力佛是个娘娘腔》里的男主人公喜欢画画和跳舞,讨厌运动,被班级同学嘲笑为“娘娘腔”,但后来他通过一次舞蹈比赛证明了自己,被大家捧为了“大明星”。而另一个故事《纸袋公主》也十分有趣,颠覆了女性的传统形象,一位英勇善战、敢爱敢恨的公主跃然纸上。为了拯救心爱的王子,她历尽了千辛万苦,但最后面对王子的毫不在意,她选择了洒脱而去。

此外,还有《顽皮公主不出嫁》、《灰王子》、《威廉的洋娃娃》、《孵蛋的红公鸡》等等类似的故事,仅从名字上便能感受到作者对于性别的颠覆性理解。

10月28日,世界经济论坛公布了2014年度《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从经济参与机会、教育、政治赋权、健康与生存这4个领域审视了142个国家。据报告结果显示,排在前五位的国家分别是冰岛、芬兰、挪威、瑞典和丹麦,由此可见,北欧国家是世界上两性最平等的社会。然而,这些国家在“性别平等”方面的成功不得不从儿童教育说起。

在挪威,完全没有“男人该做的事”和“女人该做的事”这两种标准。女孩们从小就会在严冬的森林里溜滑梯、荡秋千、玩雪橇,勇气和自信丝毫不亚于男孩,要在幼稚园里找到一个粉红色公主打扮的小女生极为不易。至于男孩,也要学习烹饪甚至打毛线之类的技能。正是由于从小的性别平等教育,才让挪威的女性在成年之后能打破“玻璃天花板”的桎梏,长期占有国家政治经济领域的三分之一天下,赢得了“两性平权的避风港”的美誉。

不仅两性的界限被大大的模糊化,而且对“两性亲密关系”的包容态度也很超前,幼稚园的老师们会带领大家去阅读《国王与国王》这类同性恋题材的故事,会帮助儿童摆脱从媒体、家庭和社会所得到的一些刻板印象。这个故事讲述的是王子爱上了一名同父异母的公主的哥哥,在恋爱之初虽然是巨大的皇家丑闻,但最终王子的母亲还是鼓励他们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两名国王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对于另类童话的出现,吴斌荣认为有存在的必要,她说:“与其让小朋友通过其他方式不加限制地看到这样的东西,不如由科普读物来告诉他们。当他了解了这些知识以后,就不会大惊小怪,不会把自己朋友圈子里的类似现象归为异类,会对这个世界的万事万物有更多的包容。”

李昕也说,现在国外在这方面的意识超前很多,“但我们不可能引进出版,因为国内家长的意识跟不上,没人会买这样的童书。”(记者|应琛 实习生|冷麟彦)

江苏工作服订制

天水定制工作服

九江西装设计

相关阅读